聂卫平蔡志忠刘诗昆眼中的“美·好生活”
发布时间 2017-12-22 00:00:00
  


1221日,2017“韩美林日”。

 

在“新年新美·韩美林新作展”开幕式之后,第五届“韩美林艺术讲坛”如约隆重开讲。

 

围绕《美·好生活》这一主题,著名艺术家韩美林、著名文化学者余秋雨、中国围棋协会副主席聂卫平、著名钢琴家刘诗昆、著名漫画家蔡志忠、国家博物馆研究员陈履生,分别从琴棋书画等角度,畅谈思想,启迪未来。著名主持人白岩松主持了本次开幕式和艺术讲坛。

 

现将聂卫平蔡志忠刘诗昆白岩松陈履生演讲实录选登如下:

 

白岩松:刚才片子中有一句话,生活的艺术跟艺术的生活,咱们说是生活的艺术,讲两个小细节,都与镇定有关,那也是一种美。

 

第一个,也是美林老师的好朋友,跑火炬时候的伙伴杨利伟,那是神舟5号第一个航天员。马上要升空的时候,整个控制中心震惊了,即将还没有多少秒就要升天的时候,杨利伟脉搏是60多,所有人都懵了,怎么可能这么镇定呢?

 

另外一个细节是他得了肿瘤,不那么良性,要手术。还没打麻药,准备手术的过程中睡着了,这个人叫聂卫平。一个人赢了多少日本棋手,中国的围棋热最早从这里带起来的,得了别人以为很重的病,对于聂老来说螃蟹照吃,虽然这可能不是一种好习惯,但我看到了一种豁达的生活态度,这是一种艺术人生。

 

 

 

聂卫平:美好生活是一种动态追求

 

说老实话,我参加这样的活动,以前类似活动我都是作为辈分极高的人参加,但是我今天发现我辈分并不高,比我岁数大的人太多太多,我先得给各位前辈致个敬,问个好。

 

让我下下棋、打打桥牌还可以,让我讲我不怎么拿手。我就想跟大家讨论一下什么是美好生活。我刚才在外边有人采访我,我忘了是哪个电视台采访我了。我就跟他说:我们新中国刚成立,由毛主席带领我们推翻了三座大山,成立了新中国。那时候的美好生活我估计就是吃饱饭,把吃饭问题解决,先解决吃饭问题,这个毛主席领导我们已经过关了。后来“四人帮”当道的时候,那时候的美好生活,我估计,我这么想,应该是学生能高考,科学家们搞科研的能够安心工作,能够把那些造反派都清理了,让大家能过上美好的生活。这一点我们的邓小平已经带领我们解决这个问题了,带到了当时我认为的美好生活,那就是改革开放。1992年,他曾经用他孩子的话跟我说,说邓小平在那一年拼尽他生命中最后的一点力量,一点能量,在为改革开放呐喊。无论怎么说,邓小平把我们中国人带到了在当时美好生活的新阶段。

 

时间过去很快,我是被很多人叫小聂的,现在已经变成聂老了,现在我已经65岁了,现在进入了好象是年纪非常大的时刻了。现在我们讨论美好生活,不能用刚解放时候,也和改革开放那个时候的美好生活不能同日而语了。这也就像韩美林老师的艺术追求一样,是动态的追求,不断发展的追求。

 

也就是说,我觉得美好生活,应该让我们全国的人民大众都能够享受到精神文明上高层次的享受,这是我们现在对美好生活的重要追求。

 

今天来的很多很多都是各行各业非常了不起的人物。但是归根到底,我们都是为人民大众服务的。琴棋书画是中国文化很重要的组成部分,不能说是中国文化的全部,但应该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之一了。我们应当身体力行为我们的老百姓贡献出自己的能量,使大家在这个方面得到美好生活的享用。

 

 

 

刘诗昆:墨通远古,墨通未来

 

白岩松:接下来请出的是刘诗昆大师。音乐不能光说美,我读到一句话,对我启示很大,是海德格尔说的,他说哲学的语言说不了哲学,诗和音乐才能表达哲学。我突然更加明白艺术的魅力,音乐就是当文字停止的时候,音乐才开始,用文字说不清楚了音乐才开始。

 

今天这个活动是以韩美林大师为主题的活动,但是我自己的感受,这个活动的意义,远不止于对美林大师。当然首先是对美林大师的艺术成就、艺术造诣的一种肯定、介绍、发扬。但是举办这个活动的意义,介绍、肯定、发扬美林的艺术,更深远的意义不止是美林本身,而是对我们所有人,对中华民族文化复兴这方面的意义。

 

说起韩美林艺术,我本人也是一个从事艺术的人,我先说两句:很喜欢、很佩服。这两句还不够,再加两句:很惊叹、很惊奇。怎么讲呢?他的艺术,喜欢、佩服、赞赏不在话下。但是我对他的艺术的感觉是让我惊叹、让我惊讶、让我惊奇。我是学音乐的,但是我对美术非常喜欢,因为音乐跟美术本身是姐妹艺术,而我本人又是音乐家中特别喜欢美术的人。在美术领域我是一个外行,当然我自夸一点,也可能是外行中算有一点内行,但内行中是完全的外行。我一生,看到过、欣赏过太多的古今中外的各种各样的美术作品,也认识了太多的有成就的美术家,尤其是中国老一代的画家,可以说80%90%都是我很熟悉的朋友,可惜现在在世的不多了,在外国我也有不少美术家的朋友。但是像韩美林这样一位美术大家,是我生平所见过的、所知道的,甚至我读美术史、书籍所看到的、所了解到的,我也许说的绝对一点,独一无二的。哪点独一无二呢?他的作品涵盖了古今中外,涵盖了从银川的岩画到今天的世界当代的美术,涵盖了历史,今天甚至未来,像他这样一个美术家,这么多才多艺、包罗万象、古今中外都通,不但通,都精,是我生平所见到的,我所了解到的,我还没找出第二个人超过他。

 

韩美林到底算个画家呢?算个雕塑家呢?算个美术史家呢?当然还有他的文学、他的写作,画家里边他是国画家呢?还是西画家呢?他到底是什么画家?我到现在也讲不清楚。但是有一点,他继承了我们伟大中华民族的,从银川的岩画开始的中华民族伟大的艺术、美术的历史,他也继承了世界人类的优秀的艺术的、美术的历史。但是我觉得,世界上好的艺术,包括好的美术,永远有两个字不可缺少,一个是传承,一个是发展,或者叫一个是继承,一个是创新。韩美林就把这两点有机的、统一的、高超的、杰出的结合起来、融合起来。贝多芬在世的时候,被人批为大逆不道,我去过梵高在巴黎跟一些文人画家经常喝咖啡的一个酒吧,梵高是个酒鬼,他那个时候想喝一瓶酒拿不出买酒的钱,拿他的画跟酒馆老板换一瓶酒,老板非常不情愿的收他的画给他一杯葡萄酒,因为他的画连一瓶葡萄酒都不值,一瓶酒还值两法郎。这说明人类的艺术永远要传承、发展,前些年也有人议论韩美林,说他离经叛道,我觉得韩美林可贵,韩美林最宝贵的就是这个离经叛道,他经念得滚滚烂熟,但是他不是老念那本经,不是教条、死板念那本经,他把经发扬光大,把老的经和新的经结合起来变成一个更高的经。

 

我看过韩美林的紫砂壶,他给我看的是500个壶,每个都那么精美,每个都不一样,我说人的脑子怎么能想得出来一个壶能500样,其实不止500样,可能5000样。他写一个龙字、寿字,一写就是500个、1000个,这是人的脑子能想出来的吗?所以我这个人,从小有一个特点,我虽然弹琴,喜欢音乐,我老是想一些人类未知的东西,其实人类对人类自己,地球对地球自己知道的太少了,有太多的未知的东西。

 

我曾经为一个大画家写过墨通东海,如果我给韩美林写的话就不是墨通东海,而是墨通远古,墨通未来。

 

我们宣扬韩美林艺术,宣扬他的艺术成就,宣扬他艺术的正能量,宣扬他艺术的真善美,以及真善美给人们灵魂带来的升华。还要宣扬他牛的精神,就是他虽然有这么高的艺术成就,但是他把自己当做一头牛,这头牛不是只耕自己的自留地,这头牛是耕耘着我们中华民族伟大文化的广阔田野。

 

 

 

蔡志忠:向天地学习,向自然学习

 

1989219号到北京,三联问我想见谁,我说有两个人,一个是韩美林老师,一个是聂卫平老师。三联效率很高,没两天就约好了,我记得还跟聂卫平老师打了牌。再有是北京饭店,2006号房,找韩美林老师,我是带着5000块美金要跟他买画,但他不卖我,送我两张画,一张猴子,一张马。后来每次我到北京,一定要跟韩老师,跟聂老师一起吃饭。上一次聚会,我说你们两位是我人生最好的好朋友。

 

一个艺术家,除非他真正体会生命之美,才能把他的美展现出来。我自己也是这样,城市中大多数人都在做自己拿手但不喜欢的工作,如果不用上班给薪水,我相信99%的人不会上班,但只有1%的人在做自己喜欢又最拿手的。我觉得聂卫平老师、韩美林老师、李白、杜甫,都是这样。过这样的日子,一天一个馒头都愿意做。所以作为我,我选择自己最拿手、最喜欢的事,所以不计代价。

 

上个星期滴滴打车创始人问我:什么样的效益成本最高?什么样的效益成本最低?我说:不对的人在不对的时间做不对的事,这个是最失败,对的人在对的时间做对的事,这是成功典范。人生也是如此,聂老师知道我会打桥牌,不知道我会下围棋,其实我围棋下得还不错。像我的老婆,很小就梦想能够住在美国,因为她很不喜欢我丈母娘管她,很早的时候就想离开她妈妈。我很想自己一个人回来画漫画,所以我把我的老婆摆在温哥华,把丈母娘摆在旧金山,把自己摆在东京。所以这也算是一盘好棋,三个人都各有所需,三个人都过着美好生活。

 

我自己是三十年没有生气、没有愤怒、没有恐惧,因为我从很早很早就开始做自己喜欢的事。我相信聂老师、韩老师和其他艺术家也一样,聂老师其实现在正在参加世界杯围棋赛,但为了韩老师特意赶过来。

 

我一生中做的事最多的就是漫画著作,目前有49个国家出版,目前是普林斯顿大学做的代理。我自己认为,无论是哲学、文学、琴棋书画,无非就是让一个人在精神上可以得到更好的生活。我自己是花99%的时间研究它的核心精神。

 

儒家是人与人的和谐,道家是人与自然的和谐,成功是人与自己心态和谐。那什么是儒家精神?两千多年来,儒家精神就是儒教一以贯之,无愧忠、术两字而已。什么是忠,什么是术?忠是恰如其分地扮演好自己的角色,一个人在任何身份时都要切实扮演好角色,做忠,做自己,做到止於至善。就像一个漫画家可以把漫画画得很好,一棵树可以把自己长得很好,一朵花开得很好,它虽然不太为别人,但是别人会因为它而获益,就像我画漫画,纯粹是为了满足我自己的创作欲,但是很多读者们会因为我的作品得到好处。

 

术,术儒心。当我们跟别人相处的时候,要站在对方的立场思考,推己及人当然也是其中之一,就像犹太人说,没有站在对方立场思考,不能下判断。所以把自己做到最好,跟别人相处做到最好,这是术,两个都做到最好叫做仁。仁对孔子来说要求是非常高的,孔子说,我诲人倦,学而不厌,同意。说我是仁者、圣者,我不敢当。但儒家的最高标准是成为仁者,道家的最高标准是成为智者。洛阳国家图书馆国家馆长,说他历代以来的书都很多,大多是崇尚有,其实很多观念还崇尚无,就像它说一道门用得是它的无,一个杯子我们用的是它的无,而不是有。所以我们人这一辈子,不要把自己看得太大,要忘我,我们要向天地学习,向自然学习,就像水,把它放在银杯子它就变成银钱,碰到障碍就从两边冲过。

 

 

 

陈履生:好生活就是美的共享

 

我们从人类文明的发展史来看“好生活”,在距今三百万年前到一万年前之间,人们还在茹毛饮血,还在吃生的食物的时候,突然有一天电闪雷鸣,因为雷电打着了枯树或其它易燃的物体,起了火,而意外的有了好生活。因为被火烧烤的食物非常香,非常好吃,从此人们吃上了经过烧烤的食物,过上了好生活。又因为有了火的发现以后,人们突然看见了原来晚上看不见的周边的一切。有了光,人们从此告别了漫长的黑夜。所以,当人们知道了保护火种,进入到照明的时代;因为有了火种以后,使得晚上能够夜以继日,能够在夜间娱乐,人们的好生活就此开始。但人们并没有满足于此。当全世界文明进入到陶器时代的时候,人们开始利用火来烧制陶器,开始审视作为日用品出现在自己身边的这些陶制的盆盆罐罐,总是想千方百计得美化它,把它们的造型做得更合乎功用,更顺眼。而美化的彩陶成为人类文明史上最早的美的表现形式。人们对美的追求越来越常态,使得过去只是用于保护火种或点燃油脂的一般的器具,逐渐演化为独立的灯具,并在发展中各尽其妙,油灯随着五千年文明的发展而发展,并点亮了五千年的文明。

 

因此,我们的“好生活”简单来说就是美,所以人们常说“美好生活”。因为有了美,我们才有了好生活;因为有了美,我们的好生活才变得有滋有味;因为有了美,我们的好生活才变得多姿多彩;因为有了美,我们的好生活才超出了物质层面而进入到精神的境界。

 

所以,当审美进入到每一个人自己的主体思想的时候,我们看到美美与共的各种不同的表现,正如我们今天看美林的作品,有人喜欢他的雕塑,有人喜欢他的绘画,有人喜欢他的陶瓷;有人喜欢他的动物,有人喜欢他的马,有人喜欢他的牛。凡此种种的不同,都给予了每一个人的美的满足。这种美给我们的生活在今天丰富的物质生活基础上,就显现出了特别的意义。我们今天吃饱了、穿暖了,而且我们吃得很饱,穿得很好,穿得也很讲究,甚至能够满足各种各样虚荣心,我们发现还需要有“好生活”。这个“好生活”就是美的共享。

 

我认为如果把自己对于美的感受局限于自我欣赏的境界,这个好生活是一个低端的好生活,并不是高端的好生活。好生活只有像很多人那样把自己的珍藏、把自己的技能、把自己的艺术等等分享给社会,与社会共享,让人们有更多美的获得感,这才是真正的好的生活,高端的好生活。因为好的生活是一种境界,是一种超越物质层面的非个人主体的享受,是一种全社会分享的美。

 

21世纪的社会发展中,美的分享成为好生活的一种标志;美的分享也成为全体公民的期待。我们每一个时间段的分享,都可以从历史的纬度来看这样一种分享的美是人类的一种大爱,是人类的一种共同的期待。所以,我希望我们应该像美林学习,把美与社会与公众分享,把美好生活贡献给我们自己所期望的美好社会。

 

 

 

白岩松:当诗人在远方时,才是诗人

 

说到韩美林跟小动物之间的关系,故事真的太多了。马上狗年又到了,又到了韩美林会讲跟狗最美好的故事。一句话概括,当人最困难的时候,当人都背过去的时候有一条狗温暖着他,所以到了狗年的时候他一定会有这样的感慨。

 

拿什么做结束呢?通常参加美林艺术讲坛我都会想一个问题:未来的中国在哪里?过去很多中国,作为实体的中国都不见了,许多美的建筑大火一烧不见了。90年代我采访贝聿明老先生,在北京,我说北京的建筑设计怎么样?我当然指的是新建筑,不是故宫。老先生是这样回答的:北京的规划非常好,将来拆起来会很方便。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对问题的回答之一。我觉得他说的是事实,将来我们今天见到的很多东西可能都会在生活当中消失,未来的中国可能就像现在的中国建立在唐诗宋词,那些美妙的画,那些优美的旋律,还有文学,《红楼梦》、《三国演义》等,现在的中国其实是建构在这些基础之上。而像韩美林等等艺术家,很多艺术创作者,此时正在构建未来的中国。很多年后我们看到美林这幅画:哦,这就是中国。所以有一句名言我一直记着:当诗人在远方的时候,他才是诗人,是被你仰望的。如果他是你的邻居,你可能会觉得他很吵闹,甚至觉得不也是平凡人吗?这句话换句话说来说,对和我们生活在同一时期的艺术创作者,其实是还缺乏足够的历史尊敬的。当很多年后,我们在远方再看他的时候,你才知道,哦,原来是我邻居啊?对,今天我们就参加了邻居的日子和论坛。

 

 谢谢各位的参加,谢谢韩美林的邻居们。